首页 > 娱乐 > 内容

蔡诚俊:音乐世界里的完美主义者

发布时间:2021-08-25   来源:搜狐   作者:苏悦   
字号:

如果问生命中有什么是不可或缺的?蔡诚俊(本名:蔡诚)的答案里一定会有“音乐”。

王小波说,人在年轻时最头疼的一件事就是决定自己这一生要做什么。从这方面来讲,蔡诚俊很幸运——从小他就明白,自己是属于音乐的。漫漫光阴数十载,他也的确在音乐这条道路上坚定地踩着脚印,像个虔诚的朝圣者,风雨从来都算不上阻碍,“若光源自内心,便永不迷失”。

2019年对蔡诚俊来说是一个小分水岭。此前更多时候他是作为幕后,游走在一张张唱片的诞生过程中。他曾与董文华、吕继宏、佟铁鑫、雷佳、白雪、王丽达、吕薇、郑莉、谭晶、汤子星、宋祖英等三十余位主旋律歌唱家合作推出了多张唱片,并多次斩获了中国金唱片奖等多个国家级重要奖项,也曾在此之前制作过诸多艺人共数十余首单曲。2019年,蔡诚俊正式推出了《天上人间》《苏州河边》《岷江夜曲》等系列音乐作品,借此宣布全面回归舞台,正式开启了从幕后到幕前的身份转变。2020年3月他还推出了首张Live专辑《浮声》。

如今,悦晟雷音(北京)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悦晟音乐)创始人兼CEO蔡诚俊,集中国内地青年歌手、唱片出品人、制作人、监制、企划等多重身份于一体,继续在音乐的世界里悬挂起一颗颗属于自己的星星。

音乐足以消弥一切烦恼

蔡诚俊一米七几的个子,身形清瘦,音如其人,清冽若泉,但唱起歌来,会多一份细腻柔和。故而他极擅长时代抒情曲的演绎,虽然看似有些许老派,但他却用最干净的声音诉着最缱绻的深情。

他乐于接受各种风格的曲调,摇滚、说唱、电子等都在他欣赏和尝试的范围内,不桎梏于舒适区,演绎全新编曲的经典老歌是他的拿手好戏。

蔡诚俊不是一个“安静”的人。大部分时候,他习惯在静谧的空气里浇点儿律动的音符。他每次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音响播放音乐,有时候是研究即将要录制的作品的编曲或审核新的音乐成品,有时候则是单纯地欣赏近来觅得的旋律,时而点评,时而跟唱。若是遇到难度极高的歌儿,他还会录一小段后发给朋友,讨论起音调、节奏、歌曲风格定位等专业话题。在这段时间内,其他一切纷扰都无法影响他的心情。

有人说,有两种忘记生活烦恼的方式——音乐和猫。对蔡诚俊来说,音乐足可以消弥一切烦恼。

做个音乐世界里的完美主义者

与蔡诚俊接触之后,你会很容易发现他有重度强迫症,换一种说法,在音乐制作上,他是个完美主义者。

一首音乐的诞生不会那么容易。灵感的火花在脑海中刹那闪过仅仅是一个开始,后续工作才是繁琐且庞大的。他经常在一首歌的编曲已经完成且乐队录制完成后,因为某些音乐部分的欠缺毅然决然地PASS掉先前的编曲,还会在隔天推翻前一天的想法,重构思路,更会和业内音乐人不断研讨音乐相关的内容,蜷缩在沙发上循环播放同一段旋律,然后郑重地记录下自己每一次碎碎念——这里面总是藏着各种惊喜。

给别人录歌监唱时,他会细致地紧盯每一句、每个字、每个音符,会具象化描述歌曲需要表达的氛围,然后引导歌手在或喜或悲的情绪中沉沦。像调酒师调制了一杯酒,最终让人沉醉,释放出一个赤忱而热烈的自己。

这种感觉很玄妙,但制歌的过程并不都是如此,反复录制同一句歌词的枯燥流程必不可少。有时候他几个小时都不从控制室出来,紧闭的门里会时而传来他示范时哼唱的调子,棚外有时钟滴答滴答地转着圈,从白天到夜色渐浓。想要达到趋近“完美”的音乐效果,时常得如此。

若是自己录歌,他则更是毫不留情到近乎挑剔。声调的顿挫、音量的大小、演唱的情绪、嗓音的状态等都会在他的考究范围内。

在悦晟音乐这个大家庭里,记录灵感、梳理思路、歌曲定位、修改编曲、把控录音、拍摄视频、设计海报……这一系列的制作流程,蔡诚俊都会亲力亲为持续跟进并不断提出修改意见。方案被否掉然后修改,再次否掉再进行修改是高发事件。在音乐制作上,他始终力图达到最佳效果。

忙得像陀螺也是一件快乐的事

相较于在音乐上的认真,蔡诚俊对食物虽然挑剔但并不妨碍他“照单全吃”,大概是明白在忙起来的日子里连做到按时吃饭都很奢侈。

那忙起来的时光是什么样子的呢?

白天蔡诚俊需要讨论编曲和商定数十位艺人的录制行程。各种事忙完,傍晚六点,汽车赶往录音棚,拥堵的车流挤得耳边满满当当全是鸣笛声;晚上七点,控制室的门被关上,有哼唱声依稀可辨;晚上十一点,录音棚大门被推开,道别声感谢声交织成团;零点月光穿过枝叶在路上跃动,小面馆可以填饱没吃晚饭的肚子;凌晨一点,疾行的汽车模糊了后退的高楼;凌晨两点,小区昏黄的路灯拉长了回家的身影;凌晨三点,微信群里有消息弹出;凌晨五点熹微的晨光透过窗帘,他关上灯,开始睡觉。不出意外的话,上午十一点前,可以安稳地睡一会儿,中午睁眼,又该处理各种消息了。

“这次忙完我一定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。”这是工作状态下的蔡诚俊经常念叨的一句话,大概繁忙的工作里得有点闲适的念头——面向大海,一把藤椅,一张唱片,一群朋友,或者还可以再加上一顿海鲜,音乐和美食都不可辜负。

不过即便忙得像一只不停旋转的陀螺,他依然觉得很开心,“忙且充实,挺有成就感的”。

六月的一个晚上,月悬夜空,散落的清辉落进茂密的枝叶里,偶尔听得见不远处汽车驶过的声音和行人的脚步声。刚刚结束录音的蔡诚俊从棚里出来,摸了摸肚子,时钟恰好走到23时。从音乐的世界刚刚回归现实,周遭寂静得有点过分。一个想法突然跳入他的脑海:去吃夜宵吧。当不能用音乐填满耳朵的时候,那就用食物填满肚子。

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